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雪的輕小說境界線(舊)

已停止更新,新家請看公告

 
 
 

日志

 
 
关于我

老雪。 一位年過三十卻依舊在宅海裡浪費光陰的輕小說實習生。 特技為日語翻譯、教學。 討厭蜘蛛、無意義的體力勞動。 喜歡用大拇指用力敲打Space鍵。 最近嚴重沉迷於養娃。

网易考拉推荐

[文章評論] 評 輕之罪 (上)  

2014-02-18 16:40:26|  分类: 精選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傳送門

這是一篇偶然在網上看到的文章,似乎首發自輕國。本人論壇混得很少,直到今天才有幸拜讀。

的確是一系列很有自己理解、看法的文章,因此這次的評文也認真了點。

也因為是評文,所以希望看這篇文章的人,之前能先定下心來看「輕之罪」的原文,也算是幫原作者做宣傳。當然看不看得懂又是另一回事……

當然其中都屬於個人看法。我比較老實、毒舌。好的就說好,不好的就說不好,都僅供參考。

 


第一章、  暴食。

 

簡介:

作者在這章講述了日本文學與虛無主義的關係,並借由虛無主義說明輕小說現在使用獨自的「ACG式虛無主義」來撰寫作品。

 

評價:

1.輕小說不屬於虛無主義

作者對於本章最關鍵的「虛無主義」始終沒有做出正面定義,採取迴避態度。

既然作者迴避了,那我在這裡用大家都聽得懂的話來補完。

 

虛無主義就是「認為萬物都是沒有意義和目的」的想法。用最通俗的講法就是「人生活著有意義嗎?根本沒有意義吧。」

和它相對應的則是「絕對主義」、「相對主義」。

絕對主義認為世間萬物都有絕對確定的意義;虛無主義則認為萬物絕對沒有意義;相對主義則認為萬物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同。

聽上去好像「相對主義」最合理,但相對主義也有自己的問題,例如韓國堅稱別人文化都是他們的。就是因為允許事物在不同人的眼裏有不同的意義,才會有這種麻煩的情況。不過這只是題外話。

 

虛無主義否定人的存在意義,否定真理,認為世界並不存在任何真理或是無法企及,人類為了真理做的一切追求沒有意義,人只是毫無意義的來世上走一圈。

就我來看,輕小說並不是虛無主義下的產物,因為面充滿了「肯定美,肯定愛」的訊息,主角在結局也絕對不會認為「活著沒有意義」。而這些在在都與虛無主義矛盾

作者稱「《神的記事本》中已經有關於『虛無主義=愛』的論述」。很抱歉,我只堅信從19世紀開始,虛無主義就被用作「批評對方不相信真理、愛、美,放棄生命意義」的定義,並不會因為衫井光的一篇小說就有所改變。用「虛無主義=愛」、「輕小說=大量使用愛」來推出「輕小說=虛無主義」,我完全不認同。

即使退一萬步來說,我也不認為作者口中「主角整天拯救世界」的輕小說會是虛無主義。虛無主義的主角壓根就不會拯救世界,或至少結局應該是「世界沒有被拯救而毀滅」、「主角最後不過在做白功」才對。

 

 

2.「愛讓世界運轉」

先來看看作者的解釋:

「而正是因为“不可能出现的极限条件”这个近乎搞笑的前提注定会存在,在ACG的故事中往往都成功证明了世界“这样的存在什么都不剩”(海德格尔)。

因为虚无主义基于将存在缩减至纯粹价值(纯粹价值=0),使得“虚无主义”成为了ACG作品中的主角最终做出种种选择(《沙耶之歌》)的先决条件。

但很显然,这样做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宣扬“虚无主义”,而是为了让“爱”这个原本在现实中并不具有必然性的主观参数(参照《挪威的森林》),在ACG的世界中能起到决定性甚至是宿命性的作用(《最终兵器彼女》)。

因此这类的故事非常有趣地在最后往往能够证明一个让人会心一笑的结论。?——“就是爱让世界运转。”」

 

OK,你看懂了嗎?看不懂對吧?我也看不懂。

請關注藍字。不覺得兩段話之間沒有因果關係嗎?姑且先假設上段中提到的「ACG作品主角是虛無主義者」成立吧,那為什麼這樣做的目的又變成下段中提到的「宣揚愛」了?是我中文有問題嗎?

我還是回到我剛剛的論點——如果作品本身真的是虛無主義下的產物,那麼主角在遇到眾多選項的時候,不是選擇愛,而是根本不會選擇,或是亂選。為什麼?因為選擇本身沒有任何意義,無論怎麼選,都無法到達真理,人生本身還是沒有意義。在主角選擇「用愛來拯救世界、或是毀滅世界」的同時,作品就已經和虛無主義相去甚遠。

 

 

3.日本文化與輕小說——自我本位主義

我並不否認日本的虛無主義。相反我很同意作者在這章開頭中提出的「虛無主義是日本的文化但不是我們的」,以及「文學作品和民族性的關係」的觀點

講的簡單點,你總會覺得「台灣角川的得獎作好像總是和我平時看的日本作品不同」、「我寫的輕小說用中文人名好像怪怪的」、「不管怎麼寫,好像總會變成日式的輕小說」、「為什麼寫出不中式的輕小說?」。

因為根本沒有所謂「中式的輕小說」

這是我從5年前就講過的論點。

輕小說是因為有日本文化才叫做輕小說,「文學來自於民族」。

也因此我一直覺得臺角、天角的徵文想要「中國風格、中國元素的輕小說」是一件非常奇怪的行為。

但是同意「文學=民族主義」,同意「日本文化受虛無主義影響」,不等於同意「輕小說=虛無主義」。

那麼輕小說的文化到底是什麼?

我認為應該是「自我本位主義」

大家仔細想想每部輕小說的作品是不是都是這樣——

因為「我」好喜歡某個女孩,決定去追她。

因為「我」得知了世界的危機並且有微薄的能力,「我」決定拯救踏上拯救世界之旅。

因為「我」看不下流氓欺負女孩子,所以「我」出手相助。

雖然我沒什麼特長,但作品中的後宮都喜歡「我」。

「我」的信條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別人欺負「我」的話就加倍奉還。

「我」的夢想是XXXXX,我決定為「我」的夢想而戰。

……不用再舉例了吧。

在輕小說作品內,「我」,也就是所謂「主角」的分量是非常重的。

為什麼要這樣寫?因為這樣寫賣得好。為什麼賣得好?因為讀者買賬。為什麼讀者買賬?因為讀者本身也認同這種文化。

日本現在年輕人與其說是什麼都不關心、認為什麼都沒意義的「虛無主義」,不如說是只關心自己、只有自己最有意義的「自我本位主義」

只有我所關注的世界才是世界,別人講的世界、看法、論點都是假的、不重要的。

只有我花費心思在上面的東西,才有價值。

甚至通俗一點來講,就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我不知道在ACG界混足的大家有沒有這個想法。

現在宅友、基友們的交流方式已經和90年代或更早的時候完全不同了。

以前當禦宅們聚在一起,講述自己領域內的事情,分享自己喜歡的作品時,其他禦宅會很用心的聆聽、理解,並且給出「雖然我只聽懂一點,但我覺得你領域內的東西好像很有趣」或是「從我的領域看來,你的領域在XXX部分的認知和我不同」的感想。可能找到知己,可能找到相互對立的人,但這一切都是在理解、或企圖理解對方的前提下進行的。

現在已經完全不同了。

現在在即時通訊軟體上最常出現這種對話。

A:「《進擊巨人》真是好作品,我覺得XXX好帥,XXX部分劇情很好。」

B:「喔,這樣啊。跟你說哦,我昨天看了安達充的《MIX》,和他以前的作品比起來啊……」

A:「喔,這樣啊。我明天打算開始做《巨人》的cos服呢,真期待完成。」

B:「喔,這樣啊。你看《MIX》連載第二話的第二頁,我覺得這頁的分鏡做得很好。」

有吧?一定有吧?尤其人越多的對話群越是如此。

大家不是來交流的,大家只是講自己喜歡講的東西,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為什麼?因為別人看過的東西一點都不重要,別人講的話都是屁話,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90年代,這種「自我本位主義」在年輕一代中開始萌芽,於是在ACG中誕生了世界系這種作品

回到第一章原文,作者舉的幾個例子,《最終兵器彼女》《沙耶之歌》,恰恰都是世界系的作品。

何謂世界系,那就「主角的心理狀態、認知,直接影響到世界走向」的作品。最有名的莫過於庵野老痞子的《新世紀福音戰士》。

這類作品的主角無論是以自我為中心也好,或是整天為他人奔波也好,都是活在「我認定的世界之中」,「我看到的世界才是世界」,並且「最後世界真的都因為我而產生變化」。

這就是所謂日本現代的「自我本位主義」,也是輕小說現在會寫成那樣的原因。

 

 

4.主題不明確

這系列的文章到底想要說明什麼?對輕小說是抱持什麼樣的態度?

作者給系列文章取了名,「輕之罪」。

罪,自然是貶義,也就是說輕小說犯了錯。

犯了什麼錯?作者在第一章最後告訴我們。

总的来说,正是因为作为<暴食>的“虚无主义”成为了轻小说的特征,才有了之后的贪婪、懒惰、嫉妒、狂怒、傲慢和淫欲。?    

“虚无主义”本身并不构成问题,过度地使用才是问题所在。

嗚喔,聽上去好恐怖的罪……先冷靜,我們慢慢來分析。

我們先來等量代換,作者所謂的「虛無主義」,其實就是「自我本位主義」,更具體的說,就是「用個人的愛和世界直接關連」的寫作手法使用太多。

嗯……是我邏輯有問題嗎?為什麼「世界因為愛而轉動」的作品太多,會成為問題?

不,話說回來,輕小說裏提到「世界因為愛而轉動」的作品真的很多嗎?

我統計了我看過的近100部系列作,「主角們的行動和世界直接有關」的作品只佔不到15%。用這15%去說輕小說如何如何,總覺得缺乏說服力。

這章後面有解釋說明嗎?並沒有。

後文只提到。

如果你只盯住纸的正面,那请记得看完之后,别忘了翻到背面去看一看。哪怕是看一看同样属于“虚无主义”的《挪威的森林》,都会让自己的头脑更清醒一些。不进行思考的阅读是有害的,特别是对于价值观还未形成的小孩子来说更是如此。?    

轻小说虽然大多数都有洁癖,但本质上并非是儿童文学。如果既不肯扩展阅读面,也不加以鉴别……?    

那么,轻小说就会变成真正的毒物。

我笑了。不是因為作者觀點錯誤而笑,而是覺得作者說話技巧太精妙而笑

輕小說有可能成為毒物,完全正確。

就跟你說「草莓芒果香蕉口味的軟糖很甜」一樣正確。

開什麼玩笑。

不只「草莓芒果香蕉口味的軟糖很甜」,只要是糖都很甜,為何只講「草莓芒果香蕉口味的軟糖」?

不光輕小說有可能成為毒藥,文學作品都可能成為毒藥。

而且不只「不進行思考的閱讀」危險,「進行思考的閱讀」同樣危險。

不然「老不讀三國,少不讀水滸」的講法是怎麼出來的?

讀完《人間失格》而自殺的人都是不思考的傻讀者?

就這樣講「草莓芒果香蕉口味的軟糖很甜」,只能令人聯想作者是不是和「草莓芒果香蕉口味的軟糖」有些過節,不然這評語下的多少有些奇怪。

後文講完了,回到上面的「為什麼『世界因愛而轉動』的作品太多,會成為問題?」。

果然看完第一章,還是沒有找到支持這說法的邏輯,這明明是第一章的中心論點。

所以我只能猜測了。

根據作者之後寫到「不思考閱讀很危險」、「看《挪威森林》讓腦袋清醒一點」,我大致猜測作者很擔心現在的輕小說培養出一堆「以為自己在現實中也能用愛拯救世界、創造後宮,喪失思考能力」的廢材小孩

凡事都是有基準物才有比較、才有好壞的。

所以反過來說,作者推崇以《挪威森林》為首的現代文學,並認為這些作品能培養出「具有獨立思考能力、能明斷是非、有成為現代社會精英戰士潛力的健康優秀中國男兒」。

在我看來,這問題跟大麻一樣。

大麻是不是毒品?當然是。但到了不同人的手中,它可以成為毒藥,也可以成為救世丹。

有因為讀過《人間失格》而自殺的人;也有因為看過亂七八糟的輕小說而長篇大論一堆的我和作者。

作品本身不是問題,讀作品的人才是問題。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認為作者的擔憂是多慮了。連創作物和現實之間的距離都分不清的人,即使不看輕小說,有一天也會自甘墮落吧。

 

 

第一章總結。

輕小說的虛無主義判定也好,輕小說讓讀者喪失思考能力也罷,很明顯都是一些不恰當的定義或是莫須有的罪名

 

 

 

 

 

第二章、傲慢。

 

簡述:

以第一章提過的「現實虛無主義」和「幻想虛無主義」為起點,闡述輕小說設定萬能的現象。

 

評價:

1.現實虛無主義?幻想虛無主義?

在這裡終於可以挑戰第一章後段作者提出的這兩個看法。

為什麼我之前不提出?因為這段在第一章中過於突兀,和周遭一點關聯都沒有。我在上文只針對第一章主題做評價。

但是第二章就以這兩個概念為主題,我也必須來談談這兩個東西。

作者在第一章曾提出:

回到历史,在日本现实的社会发展中,“现实虚无主义”一部分进化(?)成为了“物质虚无主义”(“享乐主义”);另一部分却成为了“Anti享乐主义”,也就是“幻想虚无主义”。?换句话说,“幻想虚无主义”实际上是作为“享乐主义”的敌人而存在的。

这个论点在ACG和轻小说中表现得很明显。或许因为轻小说洁癖过重,它几乎下意识地唾弃了“享乐主义”,选择了看似更加美好,更加纯粹的“幻想虚无主义”。因此在大多数轻小说中,男主的家境一般都不好或者普通,而且在精神层面上对物质的追求也几乎为0。这种天真的做法非常有意思。一边是“完全不考虑物质(现实)却丧失理想”,另一个是“过分考虑物质(现实)而忘记理想”。或许在“理想主义”看来,它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因为正是因为“享乐主义”(宅?)的消费,才托起了“幻想虚无主义”的市场。

我只能說作者在胡謅。

「虛無主義」什麼時候進化成「物質虛無主義(享樂主義)」了,根據在哪裡?邏輯是如何演進的?

「幻想虛無主義」又是誰說的?誰創造出來的名詞?

有深度的文章不是自己創造一堆艱澀的名詞,然後在此基礎上超展開就好。

享樂主義,顧名思義就是人在做某件事的時候感受到樂趣,並以此為生命之重,故名爲享樂主義。在感受到某件事富有樂趣的時候,就已經賦予了該事意義,不然做它幹什麽?這明顯和虛無主義相去甚遠。更不會有原文第二章所謂:

「现实虚无主义认同了世界的常理,因而才会去否定自身的价值,随后产生所谓“生与死”的疑惑,更是一种近乎宿命论的结果。」

「幻想虚无主义则不同,它往往不会否定自己(有反例),而是选择了不断地否定世界。」

這兩句話問題點有二。

第一就是先前提過的,這兩種所謂的主義根本和虛無主義毫無關係。甚至這兩句話都自打嘴巴。「認同了世界的常理或是認同自己」,不就是認同了世界或自己有常理,有意義嗎?這怎麼可能是虛無主義?

第二就是為何「世界和自己,只能認同其中一個」?享樂主義和反享樂主義確實存在(絕對不是什麼「現實虛無主義」「幻想虛無主義」那麼難懂的詞彙),但無論是享樂還是反享樂都沒有說一定要「世界、自我擇其一」。很遺憾,第二章中並沒有說明「必須選擇一個」的理由,而其後在此基礎上展開的論證也就跟空中樓閣一樣虛浮。

話說回來,作者定義所謂的現實虛無主義(享樂主義)認同了世界的常理,也就是說作者承認了「世界的常理=享樂」……我不予評論,我只覺得世上很多人會因為這句話而落淚。

 

 

2.這章想要表達輕小說的什麼罪?

我們先來看看原文。

「只要有爱,就有世界;只要是有了萌,一切的罪行都能宽恕;只要对世界绝望,就能够尽情破坏。问题是,这样的爱,这样的萌,又是如何产生的呢?我说啊,这些不都是被预先设定好的吗?永远长不大的loli,永远倒贴的后宫,永远欲说还休的幼驯染。这些原本只是因为过分童话的文风而出现的虚无幻影,却渐渐成为了作家和读者用来拒绝现实,否定常理的“最终兵器”。这样的傲慢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荒谬的事。」

「轻小说和ACG中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不可能”变成“可能”。这是因为,在轻小说中往往会有三个绝对不会在现实里出现的“逆天装备”。第一个条件是——绝望的世界;第二个条件是——萌。第三个条件是——天才(超人类)。伟大吧?用三个根本不会存在的前提条件,来证明自己是对的,错的其实是“世界”。这毫无疑问是属于轻小说的傲慢。它不是无视常理,它是在蔑视常理。」

這……問題太多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槽,總之一個一個來吧。

我們先把原文翻譯一下,讓大家好懂。原文的意思大致如下:

我最討厭世界系作品了,動不動就因為一個死屁孩改變世界!

還有。

設定黨什麼的最討厭了!

哇——!一下子好懂很多了!這些話我也常常講啊,何必講那麼複雜呢。

這樣就有幾個問題。

第一,輕小說不等於世界系作品。先姑且不論世界系是好是壞,只用世界系作品的角度去概述輕小說,怎麼看都不夠厚道。輕小說裡的確有世界系的作品,但不代表輕小說全是世界系。

我統計了我看過的近100部系列作,「主角們的行動和世界直接有關」的作品只佔不到15%。用這15%去說輕小說如何如何,總覺得缺乏說服力。

結合第二章中段不斷攻擊《沙耶之歌》的舉動,我不得不懷疑本文只是因為作者和《沙耶之歌》的支持者有過節所以寫出來的東西。

至於世界系的定義和起源,以及它和自我本位主義的關係,我在第一章的評論已經講過,請參考。

當然,喜不喜歡這類型的作品是每個人的自由。但請不要扯到「輕小說」頭上。

第二,設定並不是罪。我也經常講「設定黨什麼的最討厭了」,但為什麼我會給《加速世界》的第一集超高分。

因為設定本身沒有錯,只要它能突顯主題

為什麼我會討厭設定黨,因為設定黨不是「設定很多的作者」,而是「只有一堆設定,沒有優秀劇情、沒有明確主題、沒有生動角色的作者」。

設定絕對不是罪,它只是一個工具,本身並不值得討厭

文學創作的硬傷是沒有主題,而絕對不是違背常理的設定

只要是能夠突顯主題的設定,即使扭曲常理也未嘗不可。要攻擊也應該往主題面去攻擊,攻擊設定這點顯得有些幼稚

你可以說「我覺得這主題不方便給小朋友看」,但絕對不能說這個「設定」是罪。

 

 

第二章總結。

明明是宣言「討厭設定」的一章,卻不知道為何扯出「現實虛無主義」和「幻想虛無主義」。兩個原創的主義不僅漏洞百出、自打嘴巴,其實和後文壓根沒什麼關係

「討厭設定」的發言也有問題。如果題目改成「討厭世界系作品」的話,感性上還講得通。畢竟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作者如果說世界系作品不合自己口味,我也沒話說。但是把設定說成罪,我不能接受。

 


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8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