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雪的輕小說境界線

以輕小說測評為主的閒話部落格

 
 
 

日志

 
 
关于我

老雪。 一位年過三十卻依舊在宅海裡浪費光陰的輕小說實習生。 特技為日語翻譯、教學。 討厭蜘蛛、無意義的體力勞動。 喜歡用大拇指用力敲打Space鍵。 最近嚴重沉迷於養娃。

网易考拉推荐

[文章評論] 評 輕之罪 (下)  

2014-02-18 16:40:49|  分类: 精選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淫欲

 

簡述:

以擔心輕小說中「萬物皆可萌」讓讀者形成倒錯的愛情觀為出發點,對妹控的心態進行論述。

 

評價:

 

本章的罪到底是什麼?

這章的中心真的很亂,我先來好好概述一下。

一開始先提到了輕小說中「萬物皆可萌」,XX控一堆。進而擔心輕小說對兒童愛情觀的不好影響,怕他們分不清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差距。

然後對輕小說中「戀愛至上」的常態做出抨擊。

然後筆鋒一轉,跑去討論妹控。寫了超級大一串的作品介紹和感想,最後丟出「我討厭輕小說把和妹妹的戀情寫得這麼理想、美好」。

最後說「控」是輕小說內的一種隱喻,這麼多控是輕小說淫欲的罪。

 

作者講了半天到底想要表達什麼?罪在哪裡?我不懂,只好針對每個部分都進行評論。

第一,厭惡輕小說中「戀愛至上」,擔心學齡前小孩的愛情觀扭曲,為了愛會做一些法理不容的事,或甚至在三次元中也變成XX控,分不清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差距。

這種原罪又醍醐灌頂般的澆上來,多少令人覺得有些無趣。

這跟之前講過的大麻一樣,我還是那個論點。

無法區分現實和創作的人,即使你把世界上所有的輕小說燒光,他還是會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之中

現今主流的好萊塢電影裡,沒有把為愛殺人昇華為正確的事嗎?電視劇呢?舞臺劇呢?把罪名全部推給輕小說這對嗎?不對,話說回來這真的是罪嗎?

說穿了這也是設定之一。

創作作品為了達到突顯主題的目的,通常會運用和常理不同,誇張的設定。

輕小說和電影、電視劇、舞臺劇一樣,目的是娛樂。它通過各種誇張的設定去滿足讀者的娛樂需求,它就是一部好作品。哪怕是通過獸耳娘、艦娘、手機娘也一樣。

至於讀者分不清現實與虛幻的差距,在三次元中擅自模仿起面的愛情,那是監護人督導不周。市場上所有的正版輕小說都是通過該國家的文化局認可發行的,該打上R18的就打上,沒打上的就是全年齡都可以閱讀,全年齡的意思就是,文化局認為絕大部分正常人都有理解該作品的能力

連國家都認可了,作者一個人在那邊擔心重重又有什麼用

把這個罪名推到輕小說頭上簡直是胡鬧。

第二,作者認為現今輕小說把兄妹戀寫得太美好。

我完全同意,但這絕對不是罪

我說過輕小說的目的就是娛樂,試問是點到為止的兄妹戀娛樂效果強,還是現實生活中家破人亡的兄妹戀娛樂效果強?

文學作品也是要面對市場經濟的,優勝略汰是市場中無情的法則。因為市場取向,輕小說作家們紛紛寫出點到為止的兄妹戀哪裡是罪了?

第三,我們直接來看文章最後一段吧。

「过于天真并不是“淫欲”的全部内容。在轻小说所谓美好的背面,其实隐藏着一个肮脏的隐喻。万物可控是有隐喻的,“控”这个词的本意原本就是居高临下的“控制”。

大多数轻小说都有这个倾向:男主角不能顺利地和正常人类相处,却能够和女主女配(非人类)感情融洽。这里应该感谢某个人,正是她的说法和行动给出了上面那句话的原因(之一):一个很宠爱小动物的人,其实是可以非常地厌恶人类婴儿。因为前者是非人类,而后者是人类。

记得在神曲奏界的讨论中,芦荟曾经抱怨过“简直就像是在养宠物”。

话是没错,但这个结论放在轻小说里面却显然不是孤例。?    

为什么养宠物要比和人交往更容易??   

因为宠物是依附于自己,因为可以随意斥责宠物,因为自己占有绝对优势,也不会被拒绝。?    

但是与人交往,自己就不再是特殊的,可能不会被他人重视,可能受到痛苦和折磨。?    

事实上,在轻小说里面的男主,大多并不是“擅长”与非人类交往,他们只是单纯地不习惯将对方放在自己同等的立场、作为和自己相同的“人类”来进行换位思考罢了。?    

是的,表面上的现象是充斥后宫的“淫欲”,?    

但实际上却是自认为特殊而无法接受挫折的“傲慢”。」

估計大家又看不懂了,我也是看了五遍才懂,我再來翻譯一下。

輕小說的『控』是個隱喻,代表裏面的主角大都有控制欲,卻又不善於和人交往,所以主角與女主角的關係比較像主人和寵物,而聯繫於其中的就是淫欲,也是主角不願意和別人交流的傲慢。

不不不,大家一定要忍住……忍住不能笑啊……噗……

我來,我來代表大家吐槽——

你個二貨到底在說什麼鬼啊!?

一開始的講法就錯了!「XX控」哪裡是「控制的控」,是英文complex的音譯啊!

「大多數輕小說都有這種傾向……」

「事實上,在輕小說裏面的男主,大多並不是……」

哪些輕小說?哪些男主?占比是多少?能夠代表整個輕小說業界嗎?

要寫議論文可不是耍耍嘴皮子就好的

他們是用淫欲聯繫起來的依據又是為何?

以偏概全,給輕小說扣帽子。

 

 

第三章總結。

思路比較混亂的一章,好像什麼都想講,但都沒有講到重點,也沒有任何一項是輕小說的罪。

 

 

 

 

第四章、貪婪。

 

簡述:

輕小說作品裏「家庭無用、組織無用、國家社會無用」的論述。輕小說作品中不會出現家庭主題、組織主題、國家主題。

 

評論:

必須公道的講,本章的論述結構和論點要比之前好上太多,所言我也幾乎都認同

但比起這些無用,我更關注作者一開始的引言。

娛樂為何。

輕小說裏的「家庭無用、組織無用、國家無用」是不是罪,我認為要歸結到娛樂的定義。

我也說了,輕小說的目的是娛樂,所以為了娛樂的主題就是好主題,能夠突出主題的設定就是好設定。

「家庭無用、組織無用、國家無用」,就是源自我之前提過的「自我本位主義」。因為家庭、組織、國家「我」根本不關心,「我」才是最重要的。

由於這樣寫能夠滿足現今年輕人的需求,類似作品自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試問這哪裡有罪。滿足市場需求絕對不是罪。

所以問題回到所謂的「娛樂」為何。

作者認為這樣寫有罪,那麼其實就是認為「花錢享受的娛樂方式」是有罪的。作者這樣寫道:

「娱乐在过去是代表着全心参与,有所付出;但在现在只是代表着能够用金钱换来的快消品。直接说,这就是从“伎”到“妓”的路程,所以变质的不是主语,而是宾语。」

我完全同意。

實際上庵野、富野老一代的禦宅也曾經抱怨,現在的禦宅只會消費和批評,自己又沒有產出沒有想法,令人擔憂。

所以這個「娛樂退化」的罪名完全成立,我很認同。

但是這跟輕小說有個鳥關係?

娛樂價值觀的逐年劣化,這是輕小說的錯嗎?因果關係反了吧?

是因為先有「自我本位主義」,才有「以自我為主」的市場需求,才有這麼多「家庭無用、組織無用、國家無用」的輕小說作品。

現在把「娛樂劣化」的罪名反過來推到輕小說身上,說它要為此負責,邏輯上未免過於奇怪。

我要是輕小說,請容許我說一句話。

躺著也中槍。

 

總結。本章算是開篇到現在寫得最棒的一章,很有說服力,罪名也成立,但和輕小說的原罪沒有關係。

 

 

 

第五章、懶惰。

 

簡介:

講述輕小說中對於人類、社會活動的塑造過於懶惰。

 

評價:

講到這裡,作者其實已經沒什麼新的觀點了。

所謂的人類描寫過於簡略、社會活動描寫不足,其實和上一章的「家庭無用、組織無用、社會無用」是同一個問題。

也就是跟「我」無關的東西都被刪除了,跟娛樂主題無關的東西都被刪除了。

武俠小說裏沒人要看幫派的經濟情況,所以刪除了,僅此而已。

輕小說裏沒人要看和「主角」無關的東西,所以刪除了,僅此而已。

為什麼刪除,因為它不夠娛樂——這又回到娛樂劣化的問題,請參照上一章評論。

難道輕小說要因為沒有社會現象,沒有複雜的人際關係就要被冠上罪名嗎?

那麼和上一章的結論一樣,這同樣是因果關係搞反下誕生的結論。

 

 

 

第六章、暴怒。

 

簡介: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罪了。作者以日本的民族性為起點,論述輕小說中出現的「亦正亦邪」的元素。

 

評價:

作者在這章中已經沒有問罪的意思,甚至本文的內容和「暴怒」根本沒有關係。

作者這樣寫道:

「(日本)这是一个极端的民族,容易产生极端的想法。他们一方面拥有着宽恕世界的慈悲,另一方面却保持着毁灭世界的暴怒。这样的两面性切切实实地贯穿了近代百年的历史,然后不断地在轻小说中积累着,纠结着。」

「譬如:神曲契约究竟是一种宿命,抑或是一种诅咒?再譬如:火雾战士究竟是一种宿命,抑或是一种诅咒?」

論點還是一樣的自說自話。

日本這個民族什麼時候擁有寬恕世界的慈悲了?

他們連自己都不能寬恕,何有餘力寬恕別人?

古時候,武士不忠就是自己切腹自殺;現代,社員工作失敗給公司帶來巨大損失就是自行離職。

在日本,兒子變成殺人犯,感到最羞恥最不能原諒自己的是老子。

日本的文化先是君臣、再來是軍國,裏面宣揚的都是忠義盡職,從來沒有過寬恕。

所以後面的邏輯完全錯誤。

神曲契約、火霧戰士不過就是設定罷了,能夠突顯作品主題的優良設定,它沒有對沒有錯,就只是優良的設定。

不需要想太多。

 

 

 

 

 

全系列總結。

初看有些嚇到,但仔細一看卻頗為失望的一篇文章。

全文的邏輯並不順暢。自說自話,甚至自創名詞的地方太多。與其說是議論文,不如說是作者自己對某些作品看得不順眼,想要駡一駡罷了。

其中很多地方以偏概全,將許多莫須有的罪名推到輕小說身上。

「輕之罪」,我認為這題目取得不好。

全文我唯一認同的罪名,只有第四章的「娛樂劣化」,而且絕對不是輕小說應該擔負的罪名。

如果能取其他中性的名字,把裏面刻意對輕小說的抨擊改成中立的評論,會是更加優秀的一篇文。

實際上作者在文中也多次提到「我沒有要說誰好」、「我沒有惡意」,但是從前五章中作者的各種口氣,誰都看得出來他在發洩負面情緒。

一邊給這篇文章冠上「惡」之名,一邊說「我沒有說誰好誰不好」,用作者自己的話講,總有點「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的感覺。

 

雖然是一篇邏輯不好,主觀意味濃厚的文章,不過我至少還是很認可作者勇於分析的精神。

至少比起現在一大堆只會消費的(自稱)禦宅要強上太多。

不然我也不會花時間、也沒有必要認真寫這評價文。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